逛完太宰府天滿宮,到觀世音寺緬懷曾經盛極一時的九州寺廟,發發思古之幽情之後,沿著觀世音寺旁的小道到達旁邊的「戒壇院」。

「戒壇院」就太宰府的觀光景點來說,實在是冷門到了極點,沒有好買的、好吃的、金碧輝煌的廟宇、充滿日式禪意的枯山水、令人充滿遐想的神話故事,甚至想買個御守、求個籤,通通沒有,更別談有啥名氣的了。這種地方"正常人"通常不會到,"不正常人"通常不屑到。像Look2up這種,對古老寺廟的莊嚴肅穆有一點謙恭、對歷史名人曾駐足之地滿心嚮往的人,卻在此流連忘返。

24戒壇院觀世音寺間小路.jpg
↑由「觀世音寺」旁的小道可以通往「戒壇院」

中國唐朝時代的得道高僧「鑒真和尚」,受當時日本至中國留學的僧侶「榮睿」、「普照」的邀請,於西元753年12月20日由中國第六次東渡日本(其中經歷五次東渡失敗),將佛教戒律傳到日本(也把中國藝術、醫療傳入),東渡之後,被天皇奉為國師,所有日本僧人必須受戒,因此,以奈良的「東大寺」為主戒壇(中央戒壇),並於栃木市「下野薬師寺」設立「東戒壇」(已毀,現僅存寺跡),於太宰府的「觀世音寺」設立「西戒壇」,此三地號稱「日本三大戒壇」,之後百年日本想成為僧人者,必須到此三大戒壇中的一個受戒。

由觀世音寺旁的小道通往「戒壇院」的西方側門入內,西方側門小得有點拙樸,門旁的布告欄甚至比門面還大。布告欄上公告了「戒壇院」在每個月的第一、第三的星期日早上及第二個星期六晚上,提供民眾「坐禪」,同時也教導民眾「寫經」,所有的公告以毛筆工整的書寫,這在台灣寺廟很難看見(現在都用電腦打字)。抬頭望上門上的匾額,匾額上不是「戒壇院」,而是「西戒壇」,這應該是保留當時的名號。

25戒壇院側門.jpg
↑「戒壇院」的西側門,公佈欄上說明「坐禪」與「寫經」的時間

26戒壇院側門匾額.jpg
↑西側門上的匾額「西戒壇」

由戒壇院的西側門沿著石階入內,第一眼可以看到的是右邊白牆木造門窗的低矮木式建築,看起來像是戒壇院工作人員的辦公室,並未開放,所以無法確認。

27戒壇院側門進入.jpg
↑由西側門沿石階進入戒壇院

28戒壇院側門進入-2.jpg
↑進入後可見白牆木窗門的建築

入門後的左邊樹立了一根小石柱,上方寫著「天然紀念物 戒壇院の菩提樹」,在小石柱後方果然有一棵不高、樹葉已掉,卻正冒著新綠芽的樹木。仔細看樹旁的木牌說明上寫著「鑑真が唐から請来したものと伝えられる」,大大嚇了一大跳,據說這棵菩提樹是當時「鑒真和尚」由中國帶來的,算算也有1250年,看起來不是很高大,實在無法體會是棵千年的老樹,或許是因為冬天無茂密枝葉的關係吧?!目前列為福岡縣天然紀念物。

19戒壇院菩提樹-2.jpg
 ↑西側門進入後左邊石柱上標明「天然紀念物 戒壇院の菩提樹」及後方的菩提樹

20戒壇院菩提樹說明牌.jpg
↑這棵菩提樹據傳是鑒真和尚由中國帶來的

繼續往前行,即可見到戒壇院最大的建築物,戒壇院「本堂」。本堂建築與許多寺廟一樣,屬於兩層屋頂架構的仿唐木造建築,規模並不大,但是仔細欣賞其木造橫樑與窗櫺造型,深具古意。兩層屋頂之間,立著戒壇院本堂的匾額,模糊的字跡,還是可以隱約見到「西戒壇」的字樣,而本堂屋頂的圓形屋瓦上,仍烙上「西戒壇」。

13戒壇院本堂-3.jpg

↑戒壇院的本堂兩層屋頂架構的仿唐建築

雖然太宰府的戒壇院,因為地理關係,不是如奈良東大寺,離京都較近而成為「中央戒壇」。但是,鑒真和尚西元753年由中國東渡日本時,12月20日由薩摩國海邊港灣(即鹿兒島)上岸,12月26日即到達太宰府的觀世音寺,就已經為日本的和尚進行受戒,隔年(754)年才入住奈良東大寺。因此,鑒真到日本為日本僧人進行受戒的最初之地其實為太宰府觀世音寺,7年後(西元761年)才在太宰府觀世音寺西南邊建立「西戒壇」。

15戒壇院本堂西戒壇匾額.jpg
↑戒壇院本堂上的匾額為「西戒壇」,字跡模糊,圓形屋瓦則有「西戒壇」字樣

戒壇院在成立之初(西戒壇),日本西部的僧人均於此受戒,盛極一時,直到中世紀才大幅沒落,戒壇院內的建築與佛像也隨之毀損;如本堂建築,也是在福岡藩黑田家西元1680年重建的,至今335年的歷史,為福岡縣有形的文化財。

11戒壇院本堂-1.jpg
戒壇院本堂為1680年重建,至今335年歷史,福岡縣有形的文化財

戒壇院當初成立,即屬於觀世音寺管理,一直到江戶時代(1703年),自觀世音寺獨立,現在屬於臨濟宗,為臨濟宗妙心寺派的博多聖福寺的末寺。

本堂內祭祀的本尊為「毘廬舎那佛」,這尊毘廬舎那佛座像為平安時代(794年-1192年)末的作品,距今應有千年歷史的古物,為日本國指定重要文化財。

Look2up由外往內,第一次沒有任何阻隔近距離欣賞千年古佛像。毘廬舎那佛旁邊的兩座脇侍佛,左邊為彌勒菩薩,右手持五重塔,代表傳授2500戒律;左邊為文殊菩薩,左手持經卷,代表傳授智慧,兩座脇侍佛像皆為江戶時期所做,為太宰府市指定文化財。本堂內用於製作戒壇的泥土,據傳是加入由印度、中國及奈良三地的土所製成,印度為佛陀之地、日本佛教而中國傳來,而鑒真和尚於奈良為人受戒,用此三地之土建立戒壇,真是創意十足。

30戒壇院本堂內部-3  
↑本堂內祭祀的本尊為「毘廬舎那佛」為千年歷史的古物,日本國指定重要文化財

 面向本堂時,右手側(與菩提樹同側)有一左小的寺廟,供奉「地藏尊」,不是很清楚為什麼戒壇院境內會有供奉地藏菩薩的地方。

21戒壇院地藏尊.jpg
↑戒壇院內供奉的地藏菩薩

地藏菩薩的旁邊為戒壇院的鐘樓,這座鐘樓規模不大,但卻是標準的寺廟鐘樓格式,線條相當優美。由於鐘在鐘塔的上方內部,因此由下方望不見內部的鐘。根據旁邊的說明木牌,內部的梵鐘是在日本元祿14年(1701年)由博多的鑄造師所鑄,博多的造酒業「楠屋」主人白木玄流臨終時,遺言要鑄鐘留於戒壇院,因此有此鐘樓的產生。這座鐘樓與內部的梵鐘皆為福岡縣有形文化財。

22戒壇院鐘樓.jpg
↑戒壇院鐘樓內梵鐘1701年所鑄,鐘樓及梵鐘均為福岡縣有形文化財

在鐘樓旁邊,發現了一塊造形奇特的石頭(石碑),上面刻著「日中不戰の植樹」,這是1967年7月7日蘆溝橋事變32周年,福岡日中友好協會發起,在各界的贊助下,於戒壇院境內,種植白檀樹一棵,希望日本與中國維持友好關係(為1972年的中日建交鋪路?)。

仔細端詳每一棵樹,白檀樹應該是石碑後面那一棵樹吧?! 想想中國與日本自有歷史以來,紛爭不斷,近年來有關釣魚台的爭執關係緊張,這塊「日中不戰之植樹」與後方葉已禿光了的白檀樹,看起來分外諷刺!

23戒壇院日中不戰植樹.jpg
↑「日中不戰の植樹」與後方白檀樹

往前走,就是戒壇院的山門,山門上,「戒壇院」的木牌高高掛著。山門旁邊的小木牌,簡單的說明戒壇院身為曾經是「天下三大戒壇」的驕傲、戒壇院的開山者-「鑒真和尚」、成立年代-西元761年,主祀「毘廬舎那佛」,以及本堂戒壇有三地泥土所混合製成的事蹟。

3戒壇院山門-1.jpg
↑戒壇院小小的山門

5戒壇院山門-2.jpg
由戒壇院山門,往內望可見本堂

6戒壇院山門旁介紹牌.jpg
↑山門旁的小木牌扼要說明戒壇院的重要訊息

最讓Look2up感興趣的,是山門旁那一塊大戒壇石,戒壇時上,用大大的字體刻著「不許葷酒肉入境內」。看起來是兩塊大石碑合併的戒壇石出現在戒壇院,與Look2up的認知有些不符,因為通常會在寺前立起「不許葷酒入山門」大立牌或石碑的,通常是黃檗宗的寺廟,如宇治的萬福寺,稱為「黃檗山萬福寺」,門前就有一塊「不許葷酒入山門」的戒壇石。這是因為唐代黃檗禪師的清規中一條:「本山及諸山,凡稱黃檗法屬者,概不許葷酒入山門,破佛重戒。」,而且這種戒壇石是有一定規格的。不知為何臨濟宗的戒壇院也擺了戒壇石在山門旁,而且用法與句子都不很相同。

7戒壇院山門不許葷酒碑.jpg
↑山門旁的戒壇石「不許葷酒肉入境內」

在山門下,回望戒壇院境內,毫無遊客,甚至連寺方人員都不見一個,安安靜靜的戒壇院午後,慢慢逛了一圈,挺喜歡這種靜謐的佛寺氛圍。

9戒壇院內部全景-1.jpg
↑靜謐的戒壇院,清幽之外也讓人有心緒入定的安靜感

走出山門,望向參道,戒壇院的參道竟是如此空曠,兩邊擺著一座座造型奇特的燈座,忽然想起明天是2014年的除夕(大晦日),是否晚上這一大串的燈座會一一點亮? 戒石的戒壇院應該會很美吧?

1戒壇院參道-1.jpg
↑戒壇院空曠的參道,以及兩排將於除夕點亮的燈座

後記:

努力的把「觀世音寺」與「戒壇院」的遊記寫完,明知道這是太宰府超級冰冷的景點,會仔細看完的朋友不多,會到太宰府前往一遊的朋友更少,但是,Look2up本著忠心於旅遊感受的初衷,還是要真心的把它們一字字敲出來,並衷心的推薦給朋友們。

因為由觀世音寺走入戒壇院,所以整個方向與由參道方向進來完全相反,如果朋友由參道入山門參訪,會與此篇所介紹的反方向,希望不會讓朋友您覺得奇怪。

從觀世音寺及戒壇院搭西鐵的火車回博多,不必再跑到太宰府站,只要出了「觀世音寺」或「戒壇院」的參道,往右邊沿著大馬路走,路上有「西鐵五條站」的路標,約10分鐘可到達「五條站」,可搭西鐵火車回博多(或二日市轉車),可參閱前一篇「觀世音寺」的地圖即可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忘路之遠近

look2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